检察文化

检察官叔叔

  • 来源:
  • 本站点击:8604 次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9-28 10:25

 腊月二十六下午,倪代建正在埋头工作。

 手机响了,倪代建接起电话。

 “检察官,我借的别人手机打给你,只能说一分钟,我没找到亲戚,我想去检察院找你,可是我没找到检察院,我就到了火车站,你给我的二十块钱就花完了,我……你能不能……”小李的声音急切又迟疑。

 “在正门口广场中间……”倪代建立刻回答道。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电话那头便挂断了。

 去还是不去?倪代建心里有点犹豫。

 小李是一起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,经检委会讨论,对他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。今天上午,倪代建在看守所刚办理完宣布不起诉相关手续。

 小李才十八岁,又没有家属来接,中午倪代建将他带出看守所时,有点不放心,便问他打算去哪。小李说打算去找在广州的亲戚,倪代建驾车将小李送到公交车站,给了他二十元车费。临别时,倪代建突然想到,眼下就要过年了,小李的亲戚不一定还在广州。看了看小李,倪代建拿出纸笔,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。

 没想到小李真的遇到麻烦,给自己打了电话。

 倪代建拿不定主意。自己只是一个案件经办人,从释放小李的那一刻起,案件的法定程序就结束了,这一去是不是管得太多了。可是小李身无分文、举目无亲,他若不去,小李会怎样?会不会忍饥挨饿?会不会流落街头?会不会重新走上盗窃的老路?

 想着想着,倪代建抓起外套就出了门。

 小李虽然已经不再是自己经办案件的当事人,但仍然是自己的工作对象,因为预防犯罪也是检察官的职责所在嘛。

 在火车站熙熙攘攘的春运人群中,倪代建一眼便认出了小李。小李借了倪代建的手机,说是想给家里打电话,让家里人给自己打钱,然后买火车票回老家。可是小李一连拨了四五次电话,均也无人接听,电话那头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的每一声待接音都显得格外漫长。

 小李默默地把手机递回来。倪代建看着他黯淡的脸色,心头一沉。小李还不过是个孩子,在这最需要帮助最需要家的时候,却无依无靠。眼前能帮上忙的,也只有自己了。

 倪代建问了小李老家的地址,查了车次,跟小李一起盘算起他回老家需要的车费、伙食费。

 “二……二百五十差不多够用了”,小李怯生生的。  

 “出门在外,要多带点钱。”倪代建塞给了小李五百块,怕他又碰上什么意外情况。

 倪代建又陪着小李买了火车票,这才准备离开。临别前,小李对倪代建说:“检察官,谢谢你!这钱我以后还给你!”。倪代建笑着回答:“这钱不要求你还,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还,那就要用自己劳动挣的钱来还”。

 倪代建匆匆走在回单位的路上,想着白天落下的工作还有哪些须得加班完成。已经到了傍晚,太阳一落下去,冬天的寒意便慢慢袭来。倪代建裹紧大衣,突然觉得小李的事好像有点不对劲。究竟是哪里不对呢?倪代建回忆起整个事情经过,突然一怔,止住了脚步。是了,是小李的衣着不对。小李上身只穿了件衬衣、脚上只穿了双凉拖,白天暖和,竟没发觉不妥,到了晚上冷下来,才意识到。

 难怪刚才在火车站一眼便认出小李,原来是因为所有人都穿着冬装,只有他穿着夏装。

 大冬天的,这孩子还有这么远的路程要走,穿这么少怎么行。倪代建看看时间还来得及,赶紧转道回家,拿了件自己的棉服,又找了对鞋袜,再次赶往火车站。

 再次找到小李时,小李正盘腿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,把脸埋进泡面碗里,大口吃着热腾腾的泡面。倪代建看着泡面碗口冒出的热气,才发现自己也饿了。

 小李抬头一看,看到了倪代建,既错愕又欣喜。穿上了棉服和鞋袜的小李,那神情,像个收到新年礼物的孩子。

 又到临别时。小李看着倪代建转身要离去,脱口而出叫了一声:“叔叔!”。

 倪代建略带诧异的回过头来。“叔叔……谢谢你,欠你的钱我一定还给你”。小李的眼神带着不舍,又透着坚毅。

 “好啊,记得要用你自己劳动挣的钱来还。”倪代建挥挥手笑着说。

 夕阳中,洒满余晖的列车徐徐开动,迷途知返的少年,离家越来越近……


[ 关闭 ] [ 打印 ]
网站导航

花检公众号

花检微愽

花检手机端

举报电话

  • 全国统一举报电话:12309